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资讯 >

珐琅彩从广州敲开中国的大门

文章发布时间:2018-09-11 14:30 主营服务:二手奢侈品回收|手表回收|黄金回收| 钻石回收|包包回收
摘要:清朝时期的广州,是中西海洋文化交流的重镇。在海上丝绸之路2000多年的历史中,相对于其他沿海港口,广州被认为是唯一长久不衰的港口。明初、清初海禁,广州长时间处于一口通商...

  清朝时期的广州,是中西海洋文化交流的重镇。在海上丝绸之路2000多年的历史中,相对于其他沿海港口,广州被认为是唯一长久不衰的港口。明初、清初海禁,广州长时间处于一口通商的局面,从康熙年间开海禁后,大量欧洲艺术文化更是涌入广州,这当中最受清朝权贵追捧的便是珐琅彩。这种镶嵌于金属上的釉质图案,外观光滑而带有独有的圆润光泽和质感,流露出的色彩则饱满而富有张力,给清廷上流社会带来一种前所未有的视觉艺术盛宴。

据传,珐琅表是自明末清初时期传入中国,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为明朝皇帝进献的自鸣钟打开了这个东方文明古国。之后康熙四十六年,瑞士人Francois Louis Stadlin来到中国,为皇室制作了许多精美的珐琅表,受到康熙皇帝的赏识,成为了宫中著名的钟表师,并在广州建立了自己的钟表贸易公司。珐琅表后来也深受雍正、乾隆两位皇帝的喜爱,乾隆皇帝更是喜于把古代书画名迹运用到珐琅钟表的纹饰中,以追求绘画艺术与珐琅钟表工艺的完美结合。这也随之带动了整个皇室贵族以拥得几件西洋珐琅钟表而为傲,广东地方官员也经常把善于做珐琅钟表的艺人送往北京。可想而知,那个时候,中国已然成为世界钟表最大的市场。西洋钟表厂商也开始为迎合清廷皇室贵贾的口味而设计钟表,生产出了大量具有东方文化色彩的珐琅钟表,为之成就珐琅钟表在中国最辉煌的一段历史。

(铜镀金转柱太平有象钟,为乾隆时期广州所造钟表的一件代表作品。)

大约在乾隆初期,广州已经拥有本土自造的自鸣钟,乾隆时期的《广州府志-卷四十八》记载:“自鸣钟本出自西洋,以索转机,(有点后期芝麻链表鼻祖的意思吧)机激则鸣,昼夜十二时皆然。广人亦能为之,但未及西洋之精巧”。“但未及西洋之精巧”这恐怕只限于珐琅彩之未及吧,然而这个欧洲拥有的绝对专项技艺并未维持多久,“广州掐丝珐琅”便诞生了。在今天的故宫博物院,我们依然能够找到许多乾隆年间制作非常精美的“广州掐丝珐琅”钟。

(图为掐丝珐琅制作过程:将铜丝曲折成图案)

所谓掐丝珐琅,铜胎上的图案先得由铜丝来表现:将铜丝曲折成一个图案,焊进铜胚里,然后将不同颜色的珐琅釉料填充到勾勒好的轮廓里,这些珐琅釉料由研磨成细粉的矿石和金属氧化物构成。将金属片放入温度在850至900摄氏度的特制火炉中焙烧,釉料会因高温而改变颜色,烧制出鲜艳的色彩。而“广州掐丝珐琅”表则吸收了西洋钟的精湛技术,并融合了民族风格,掐丝回曲生动活泼,繁密紧凑;铜镀金嵌,色调鲜艳明快,怡人而温润。

(图上 伯爵珐琅表盘制作)

(图上阿妮塔与伯爵合作的伯爵凤表。凤头下边位置A.P为阿妮塔作品署名。)

珐琅彩其工艺也并非单一的“掐丝珐琅”,比如大众易忽视的“素色珐琅”和工艺更为复杂的“画珐琅”。“素色珐琅”,顾名思义整块珐琅盘为一种颜色,但千万别以为色彩单一就容易制作;众所周知,天然玉中没有瑕疵的玉是不存在的,造物主都避免不了的错误,而一个好的珐琅师会做到。要求表盘颜色达到高标准的一致需要层层上釉反复焙烧,这样烧制出来的色泽才具有饱和圆润。

(图为画珐琅制作过程)

有人说,“掐丝珐琅”并不难,一个熟练的珐琅师就可以完成,而“画珐琅”被称之为珐琅工艺中最难的一种,被列为日内瓦制表七大工艺之一。因为其制作工序太复杂,成功率又太低,能耐住性子做一件好的珐琅表的人越来越少,能称得上名号的珐琅大师也不足5人。如果对珐琅表稍微有过了解过,那么你绝对听过 阿妮塔(Anita Porchet)这位全球最顶级珐琅大师;而且阿妮塔是唯一一个没有专门服务于哪个品牌的珐琅彩绘大师,艺术作品遍及百达翡丽、江诗丹顿、伯爵和爱马仕等顶级品牌,每一件作品都有自己的署名“A.Porchet”或A.P(A.Porchet要比A.P更稀有,价值更高些),这些品牌之前是从没有这样过的,也可以这么说,世界顶级制表大师向世界顶级珐琅大师致敬(故宫博物院资深研究员曾这样评价珐琅表的价值:评判一块珐琅表的好坏,必须特点强调:珐琅表,即是装饰有珐琅工艺的钟表作品,机械性能也必须做为一块好的珐琅表的评判标准。而个人认为,三问、万年历、陀飞轮这些超复杂技术强调的是制表师对工艺技术的掌握,而珐琅彩是凌驾于技术上的一种艺术,强调的是技术上的艺术,恰恰这点,不但考验着大师的技艺,更多的是对一位大师珐琅绘天赋的考验。或许这种价值观很难取悦于大部分腕表之人,但我还是自顾以为。)

(图上 2012年,阿妮塔与爱马仕合作推出的“女骑士”怀表。)

(图上 2013年,阿妮塔与江诗丹顿合作推出的江诗丹顿艺术系列之Metiers d'Art Florileges)

当然也有这么做的其他品牌,比如格拉苏蒂与梅森瓷(梅森瓷被称作瓷器界的劳斯莱斯,梅森瓷器始终是欧洲王室、明星和政治家追逐的对象,其价格一直贵如黄金。到现在我还分不清这俩品牌哪个更厉害些),格拉苏蒂与梅森合作的表款表面都会有梅森标示“蓝剑交锋”。自然,一位大师能与一个顶级品牌比肩,影响力可想而知。

(图上 2007年格拉苏蒂在巴塞尔展会上推出的议员系列梅森表款(Senator Meissen)

(图上 2007年,熊氏珐琅第三代传人熊松涛与北京手表合作推出的“蝶恋花”手表。)

(图上 2013年,熊氏珐琅第三代传人熊松涛与北京手表正在合作的耄耋富贵”手表表盘。)

(熊氏珐琅第三代传人熊松涛)

要说国内,也有熊氏珐琅第三代传人熊松涛与广州画珐琅杨志峰,前者擅长于掐丝珐琅而后者善于画珐琅。熊松涛先生是国内目前唯一一位能为欧洲高级手表品牌定制表盘的珐琅大师,在2007年瑞士巴塞尔钟表珠宝展会上,“熊氏珐琅”与北京手表厂合作完成了世界上第一款银坯掐金丝珐琅夹板的陀飞轮腕表——“蝶恋花”。资料显示,这件作品上所有零件的珐琅图案都是经过制坯、掐丝、烧结、打磨、补釉、再烧结、再打磨等40多道工序,釉料经10多次800多摄氏度的高温焙烧才能出现瑰丽的色彩和百花竞开的效果。而在广州的杨志峰先生将传统广州珐琅与掐丝珐琅工艺融合于一体,创造出“中彩珐琅”物景淡雅而舒卷自如,南北风格的交融使得画色更暖更细腻。广州作为西方珐琅最先传入地,其历史所沉淀的艺术价值不能被忽视。

(图上 人物微绘珐琅表,怀表、手表一体)

(图上 名为“上海女人”的播威三问、陀飞轮微绘珐琅表,怀表、手表一体)

说到“画珐琅”,不得不提一个历史钟表品牌,播威。这个牌子也与广州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19世纪初期,欧洲珐琅钟表在中国的市场日臻成熟,欧洲各国钟表厂也纷纷来华开办钟表贸易公司。1818年,一名供职于英国Magnian公司的瑞士人Edouard来到中国广州,发现西方珐琅表深受中国上流人士追捧,便于1822年(清道光年间)在中国广州创立瑞士播威表品牌,专为清朝皇室订做各种御用珐琅彩绘怀表。在当时,整个中国已经认识到西方机械技术的重要性,尤其对这种里边拥有迷你机械机芯、外面绘有意趣喜色的艺术品格外崇尚,这也是我们今天所熟知怀表界“大八件”风靡神洲的开始。值得一提的是,当时清廷洋务大臣李鸿章也是播威表的爱好者。

(播威熊猫微绘珐琅钻表、白虎微绘珐琅钻表)

2012年12月,播威表与中国收藏理事会在广州颐和山庄举办的《中国钟表藏家之播威》,也是播威表在190年后再次重忆广州,本人有幸被邀请,由素有钟表文化布道者的钟表学者常伟老师解读播威微绘表之魅力。很难相信,这个以外形华丽、机芯复杂、珐琅鲜丽著称的钟表品牌,号称没有十万元人民币以下表款的品牌,真正的独特之处并非超复杂的钟表三大技术,而在于表盘的微绘珐琅。每一个表盘都是由艺术大师凭借独一无二的精湛技艺独自描绘出来的,每款定制手表工艺需耗时三到六个月。

起源于古代希腊的珐琅彩,不仅是一份历史怀旧情结,还是一种工艺文化的沉积,与小巧的计时工具邂逅在这方寸表盘上,演绎出幻彩的艺术臻品,在400多年以前,踏进广州,敲开了中国的大门。

[向上]
Authority
正规机构
NATIONAL CHAIN
全国上门回收
Free Assessment
免费评定鉴定
High recovery
高价回收全国比价
Cash transactions
现款交易方便快捷
全国免费服务热线
400-101-3139

Copyright © 2007-2019 NiuSheWang Luxury Goods Recycling.SUPPORT BY Mr.D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