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资讯 >

江诗丹顿「穆索斯基」限量表

文章发布时间:2018-09-15 17:17 主营服务:二手奢侈品回收|手表回收|黄金回收| 钻石回收|包包回收
摘要:江诗丹顿 从2007年开始赞助巴黎歌剧院,借此百世难逢良机,它也展现了自创立后时刻在心的价值:以艺术大师(Mtiers d\Art)精神为底蕴的极致工艺,孕育手工精细制表传统。因赞助巴...

江诗丹顿从2007年开始赞助巴黎歌剧院,借此百世难逢良机,它也展现了自创立后时刻在心的价值:以艺术大师(Métiers d\'Art)精神为底蕴的极致工艺,孕育手工精细制表传统。因赞助巴黎歌剧院而生的伙伴关系结合了时光、艺术及文化,更因为江诗丹顿承继了自1755年起即与时并进的专业制表能力,而显得更加殊胜。
借着这样难得的机缘,江诗丹顿创作了一系列共12只举世无双的作品,用以纪念伟大的作曲家们。这些作曲家的作品启发了知名超现实主义画家夏卡尔(Marc Chagall),让他绘制出加尼叶歌剧院穹顶上的不朽壁画。《艺术大师夏卡尔与巴黎歌剧院》系列里的首款表命名为「纪念知名作曲家」,这款绝无仅有的作品在2010年11月20日巴黎歌剧院推广协会(Association pour le Rayonnement de l\'Opéra National de Paris;AROP)及巴黎歌剧暨芭蕾之友成立30周年庆祝活动上发表,它采用日内瓦傲视寰宇的高温明火(grand feu)技法所烧制的微缩珐琅,唯妙唯肖地复制夏卡尔穹顶壁画。后续的11款表会在未来两年内陆续推出,每一款主题是献给夏卡尔壁画中的伟大作曲家。
江诗丹顿「穆索斯基」限量表
时光、文化与艺术
时光、文化与艺术共同奏起的三部曲,将过去、当下与未来谱成永恒。它满溢着完美、律动以及创造力,也就是这些养份,滋补了江诗丹顿的传世哲学:生生不息的技艺及美学探索,持续累积出不凡技艺,代代相传;始终坚持创新,令创造力绝不枯竭。当然,江诗丹顿的任一款表都不仅仅是单纯掌握、量测时间的工具,而是文化、历史彼此切磋琢磨出的明镜、是人类灵光映照下所凝聚的艺术作品。正如同品牌创始人Jean-Marc Vacheron 与学徒在1755年的传承誓约、Fran?ois Constantin 与Vacheron家族后代在1819年因共同目标而一见如故;数百年来,所有贡献出热情的艺术大师、制表工匠、珐琅大师、珠宝镶嵌师以及金雕大师们,都是维系江诗丹顿百年传承的活水源泉。正是这些理由让江诗丹顿与艺术世界密不可分;音乐、歌剧与芭蕾正是人类智慧才华独特个性之荟萃,这些特质让原创作品放射浑然天成之美。江诗丹顿赞助巴黎歌剧院凡四年,双方更彼此激荡出精准、不断革新与令人惊叹的艺术养分。众多娴熟技艺与美学的艺术大师们协奏出奔逸绝尘的艺术结晶。不论制表或是歌剧,广为人们歌颂的故事,都在不断演进的专业技术下持续精进。历经时光淬炼,这些技艺显得更加精纯;无止境地追求卓越、勇气以及热情,更鲜明地擘画出艺术必然永恒的终极境界。
江诗丹顿「穆索斯基」限量表
向穆索斯基《波里斯.郭德诺夫》致敬
《波里斯郭德诺夫(Boris Godunov)》是普希金于1825年所写的戏剧。这是普希金以近似莎士比亚般的史诗风格写成的历史剧,问世后始终被帝俄当局视为禁书,延迟了近四十年才获准出版。1866年,俄罗斯当局终于核准普希金的剧作《波里斯郭德诺夫》出版,穆索斯基亲自改编此剧在一八七二年完成修订版,一八七四年此剧全本演出。故事源自十五、六世纪之交的俄罗斯;在恐怖伊凡过世后,沙皇王位传承的争夺内幕。低调但精心抛光的40mm表壳,让原就艳冠古今的珐琅表盘华衮加身。这块出自艺术大师之手的表盘,历经无比耐心、聚精会神地由全手工绘就、烧制,它承继了阁楼制表师(Cabinotiers)的精神,重现江诗丹顿创始人浸淫制表工艺的用心。表壳本身附有「军官式」表背。要搭配如此浑然天成的艺术臻品,当然必须采用最顶级的微机械工艺极品方能相得益彰。这枚表所采用的动力心脏是自动上链机械式机芯Calibre 2460,完全由江诗丹顿自行开发及制作。运行精确可靠,并且获颁代表制表颠峰的日内瓦优质印记(Hallmark of Geneva),正足以说明江诗丹顿的坚持,以维系日内瓦制表传统不坠为己任的无比决心。
江诗丹顿「穆索斯基」限量表
传统日内瓦高温明火微缩珐琅技法
艰巨的艺术挑战
最早出现在地中海沿岸的珐琅自古以来就让金饰及珠宝更显璀灿。此一传统技法在15世纪被运用于制表业中,不但令表更加金碧辉煌,也成为传统日内瓦工艺之一,当地的艺术工匠们不断强化应用技巧,开发新的工法,让这项技艺分化成四类细项,分别是内填(内嵌)珐琅(champlevé)、透明珐琅(flinqué)、掐丝珐琅(cloisonné)以及微缩珐琅(miniature enamelling,又称为画珐琅)。《艺术大师夏卡尔与巴黎歌剧院(The Métiers d\'Art Chagall&L\'Opéra de Paris)》系列表款运用高温明火(grand feu)技法烧制微缩珐琅,这是顶级制表业最早使用的珐琅技法之一,日内瓦传统技法里的高温明火将珐琅烧制温度提高到摄氏800~900度间,所烧出的成品有着极度纯净与几乎永恒的特性。在江诗丹顿的作品里,很早就出现过艺术大师系列所使用的装饰工艺技法。环顾当世,仅只有寥寥可数的工艺耆宿能够运用这些即将失传的密技。就像任何工艺技术一样,这些装饰技法必须透过严格且持续的训练才可能运用由心,它需要高度的专注力与耐心,或许只有中古世纪为古老羊皮书绘制插画的工匠,视工作为神所赋予的使用,才会付出这般心力。
 
制作微缩珐琅时使用的传统日内瓦技法中,必须覆上一层保护金胎、不使变形的瓷釉,这项工序最能显现出珐琅大师的手段。在厚仅1毫米,直径31.50毫米的表盘上,大师必须先涂上一层保护金层胎体的底层珐琅,它的熔点极高,烧制完成后也会特别硬。烧制这层珐琅必须让窑温达到摄氏900度左右,之后表盘方能耐受连续多次的重覆烧制。这层珐琅的功用正如同油画的画布,接下来,珐琅大师必须以细微到只使用几根貂毛的貂毛笔绘出各项主题的轮廓,再慢慢创造出画面的肌理及氛围,几乎整个绘制工作都必须在高倍率的双眼式放大镜下完成,上釉料时必须遵循一定顺序,由晦暗柔和的颜色开始,到纯净、鲜明的颜色。制作微缩珐琅时,研磨到极细的釉料经常使用油质稀释剂混合、例如百合花油,就能让釉料更容易髹上。
 
以摄氏800~850度的高温在窑中烧制大约20次后,珐琅表盘开始能够看出雏型,在不同的烧制阶段里,硬化的珐琅色泽会渐渐地变化,色彩浓度会逐渐加深,珐琅的体积也会收缩,珐琅大师的经验在这里有着决定性的影响。后续烧制的时间必须经过根据釉料里使用的化合物及用量谨慎地计算,时间长度正是珐琅烧制的不传之秘。最后完成之前,必须细心检查是否有任何缺陷,珐琅的脆弱、以及烧制中会收缩的特性让它每次出窑都可能爆裂。在冷却阶段也需要无比耐心,避免温度急剧变化。只要有任何步骤出错,就可能得从头再来。微缩珐琅最后完成前,会再覆上两或三层的透明瓷釉,用以保护底下的珐琅不受岁月侵蚀。这层透明瓷釉以摄氏800度的温度烧制,完成之后再以砺石抛光,才能让珐琅拥有亮丽细致的表面,放射出完整光芒。珐琅烧制是一项需要观照所有细节、从头到尾小心翼翼、运用无比耐性的装饰艺术,也是艰忍卓绝的艺术工匠们所面对的极大挑战。
[向上]
Authority
正规机构
NATIONAL CHAIN
全国上门回收
Free Assessment
免费评定鉴定
High recovery
高价回收全国比价
Cash transactions
现款交易方便快捷
全国免费服务热线
400-101-3139

Copyright © 2007-2019 NiuSheWang Luxury Goods Recycling.SUPPORT BY Mr.Dai